| 网站首页 | 业界新闻 | 当代艺术 | 艺展当代 | 80面孔展览 | 当代艺术家 | 抽象艺术 | 在线发稿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艺术联盟 >> 业界新闻 >> 当代艺术资讯 >> 正文                                                                                                                     再线投稿系统不用注册直接免费在线发布作品展览等消息 今天是: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当代版画艺术家沈洪伟
微信周周拍推出寿山石专
微信周周拍第七期上线“
微信周周拍第五期上线 预
微信周周拍:女画家阚玉
微信周周拍第三场启动慈
[组图]《再见莫兰迪》沈洪伟艺术作品展         
《再见莫兰迪》沈洪伟艺术作品展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8-30 21:00:42
微博通分享

    再见莫兰迪  

                                                                    文/雁西  

有一种告别会刻骨铭心,而有一种告别是淡定如云。  

沈洪伟的《再见莫兰迪》是对大师的深切怀念之后的一种告别,这种告别,是对莫兰迪崇敬和肯定之后进行深层的反思和过滤。大师是崇高的,像山脉一样横卧在时间面前,而此刻,沈洪伟庄重告别,已经明白要超越一座山峰何其难,而开始营造属于自己的丘岭。丘岭虽不比大山,却是真正的自己,自我的空间。艺术只有回归内心,回归自己,才有可能开属于自己的门。  

莫兰迪是谁?为什么要向他告别?莫兰迪一生孤寂,甘于平平淡淡的生活,坛坛罐罐,是他的知己,也是他完成艺术表达和观念的媒介,世界是简单还复杂取决于艺术家的观念和内心,图式的安静和隐秘传递着艺术的真谛。  

我认为:艺术创作的题材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作品是否有心灵的顿悟。看沈洪伟的作品,会让人立刻安静,整个图式没有色彩,只有黑白的依衬,像是白天和黑夜的交替,这种交替也是时间和物像的,将动物放到试验瓶中,这些瓶不像莫兰迪的瓶那么完美,沈洪伟有意选择化学和医院常用的瓶子,是对动物进行实验,画面静穆,却有隐隐作痛,这种痛悲天悯人,是对苍生的命运的一种追问和无奈,这种告别,有一种沧凉之美。  

沈洪伟的版画,是和莫兰迪艺术观点的一次对话,以细微的设计和理念,跟经典和宇宙发生某种关联,反映的是当下现实生存的困境和境遇,这是艺术家在对人生深度的注解,释放出去的简朴,温暖的力量。这批作品,是在寻求在平静,平凡的语境中,试图抵达深层的精神指向,倾诉着世界上物与物,人与物的距离和不同的秩序,这种感悟,隐约可以发现灾难对于生命的打击和疼痛,不仅仅在时间中发生了改变,更重要的是在思维上发生了转折,艺术作品不只关注个人情感,而是赋予了种使命,这种使命对于当下社会是一种警示和呼唤,我们究竟该怎样去看待这个世界?该怎样去和世界相处?  

沈洪伟的作品,看似一批简单,寻常的化学试验的瓶瓶罐罐,但它装进去了一个巨大的原始世界,以小见大,它不是唯美的,也不是空想的,这里充满着讽刺和针刺,当我们看到这些动物,像标本一样装在了这样的试验瓶中,作为人类如果不反思或引以为戒,也许有一天里面装的会是人的标本。《再见莫兰迪》,告别了一种幻想,揭开了静谧和诗性的隐忍之痛。  

(雁西,本名尹英希,著名诗人、作家、评论家、策展人,现代青年杂志社社长、总编辑)  

  

    

   对应的艺术——沈宏伟《再见,莫兰迪》系列版画读后  

                                                   ----祁国  

   就像同一年去世的汤显祖与莎士比亚, 艺术总是神奇地让遥远的东西方,产生难以置信地对应。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的乔治·莫兰迪,这位意大利的伟大版画家和油画家,在20世纪上半叶掀起的各种先锋艺术狂潮中,却如同一个苦苦修行的画僧,静静地守在意大利老家波洛尼亚的工作室里,独自创造着属于自己的艺术。西方艺术似乎更注重外显模式的创造,而东方艺术更注重在外显模式不变的前提下,进行内化的、含而不露的个性创造。莫兰迪却是一个例外。巴尔蒂斯曾这样评价:“莫兰迪无疑是最接近中国绘画的欧洲画家了,他把笔墨俭省到极点!他的绘画别有境界,在观念上同中国艺术一致。他不满足表现看到的世界,而是借题发挥,抒发自己的感情。”  

  也许是艺术的内在原力,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莫兰迪与中国绘画产生了有意或无意的对应。莫兰迪与中国绘画的唯一区别是中国绘画不管世亊如何变迁,不变的重要主题永远是山水自然,而莫兰迪不变的重要主题永远是瓶子,日常生活中的瓶子。这些瓶子也许类似于老子所说的“一”。“一”即是全部。  

   艺术对于创造者而言,不属于任何空间,只归于时间。而时间对于艺术而言, 没有始终, 只有不断地、珍贵地对应。2014年,《再见,莫兰迪》系列版画的诞生,即是中国版画家沈宏伟与莫兰迪那些著名的瓶子最直接的对应。  

   初闻作品名,《再见,莫兰迪》有点PASS 莫兰迪的意思,但细看作品,肯定不是杜尚对待达·芬奇《蒙娜丽莎》的那种解构性的对应关系。《再见,莫兰迪》,就是再次见到莫兰迪的本来意思。通过主动的互文关系,既是沈宏伟莫兰迪致敬,又是莫兰迪在新的世纪通过沈宏伟获得了创造性延伸。  

   莫兰迪的伟大即在于让人工的瓶子,变得如同山水自然一样:既没有问题, 也不需要答案。而沈宏伟的“再次见到莫兰迪”的“再次见到”, 却让我们见到了“问题”。“问题”的焦点,是把莫兰迪的手工陶瓶改成了工业化的透明玻璃瓶, 并在瓶内放置着的各式各样旳恐龙。这里面是否暗藏着某种批判或赞美, 我不知道。其实,也不需要知道。艺术的标准是可提出“问题”,也可不提出“问题”,但绝不可有答案。庆幸的是,《再见,莫兰迪》做到了这一点。  

   同样重要的是,于形式上,沈宏伟的玻璃瓶与莫兰迪的陶瓶气息相投,相互辉映在用色上,沈宏伟用个人独特的铜版技艺,干脆把莫兰迪魔术般的各种中间色简化成了硬软有致的灰色。这些灰色同样表达出与莫兰迪一致的简朴安静、神秘,但在氛围上,增加了些许迷离的忧伤。这种忧伤,既似医学实验室展示的生命标本,又似灵魂博物馆收藏的历史回忆。在线条上,沈宏伟大胆启用了莫兰迪几乎没用过的球形线条。由于玻璃瓶是透明的,这些球体瓶子毫不损害画面的和谐构成。  

   沈宏伟是阿城派版画的代表人物之一,从艺二十多年来, 安于孤独, 淡泊名利,和莫兰迪一样,真谓“画如其人,人如其画”。从莫兰迪到沈宏伟、从内容到形式——之间的对应,如同从版到画,注定不露痕迹,浑然天成  

                                               2014/8/5于苏州诗院  

   

(祁国:原名祁国庆,江苏盐城人。著名诗人,剧作家,艺术评论家。 荒诞诗派创始人)

    

   
文章录入:匿名投稿    责任编辑:匿名投稿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视觉设计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