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s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斯塔克 我们的努力都应该用于结束属于我们年代的故事
作者:TOM美术同…  文章来源:http://arts.tom.com  点击数1941  更新时间:2007-12-19 9:56:34  文章录入:文静  责任编辑:文静

关键字:菲利浦·斯塔克

斯塔克 我们的努力都应该用于结束属于我们年代的故事

法国设计师菲利浦·斯塔克被称为当代设计的先驱人物。他最知名的设计包括遍布世界的豪华餐厅、奢华饭店– 从香港的著名半岛旅馆, 到墨西哥的Teatron豪华餐厅,迈阿密的Delano宾馆,洛杉矶的Mondrian以及纽约的亚洲古巴餐厅 – 他的设计不仅仅局限于打造餐厅整体环境,而是从头到脚,从家具到地板的整体“包装”。

所有这些餐厅让菲利浦知名,然而真正让他在设计界名留青史的是他独具匠心的对于日常生活物品的颠覆性设计。他知名的“长脚的榨汁机”,聚碳酸酯纤维制成的“路易斯鬼魂椅”。所有这些都让我们坚信他有着超于常人的对于“设计”的认识。那么,我们就来听听菲利浦·斯塔克是如何解释他眼中的设计。(译者注:译自加利福尼亚蒙特利召开2007 TED会议

你可能完全听不懂我的英文。这样很好,你就可以在听过其他人的精彩演讲之后休息、消化一下。我必须告诉你的是,我现在感觉很不好。我经常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毫无意义的。或者说,我觉得自己是毫无用处的。现在,在听过Carolyn(译者注:知名天文学家)以及所有其他领域专家的讲座之后,我真的觉得自己就是废物。我甚至怀疑大会主办方为什么邀请我站在这里 – 你知道就像那种噩梦,你是一个冒名顶替的家伙,当你到达歌剧院的时候,他们都拉着你“你必须上台!”。(笑声)

既然,我没有什么可以展示,也没有什么可以演讲,就让我们来换个思路,聊聊别的。我们可以从这里开始,如果你愿意的话,来了解一下我是如何工作的。当有人来问我,我究竟懂得什么的时候,我就解释说,是的,我懂得可多了。柠檬榨汁机啦,厕所刷子啦,牙签啦,漂亮的马桶啦,还有牙刷呢!事实上,我并没有试着去设计牙刷。我从没有想过,我要做出一个精美的牙刷来。对这回事我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设计有很多种,就像Raymond Loewy在上世纪50年代说的,所有丑陋的东西都卖不出去。这是糟糕的设计,设计仅仅为了应付市场、为了让物件更好卖而存在。我们称之为“假设计”。另外一种设计被我称为“自恋的设计”,如此的设计是那些很牛的设计师为其他很牛的设计师而设计的。(笑声)

此外还有一种设计师,就像我这样的。希望通过设计生存,认为设计是令人惭愧的没有用的工作,于是试着用另一种方式设计。这些设计师试着,我试着,设计一个物件不仅仅为了物件本身,而是为了一个原因。为了能为人类做点儿贡献,为那些真正使用这些物件的人做点儿事情。拿牙刷来说吧 – 我尽量不去思考牙刷这件东西。我会想,“牙刷在嘴里的时候会起到什么作用呢?”为了了解这一点,我必须进一步的考虑:这张嘴是谁的?这个人拥有着怎样的生活?他生活在怎样的社会中?什么样的文明创造了这个社会?哪个物种的动物创造了这种文明?而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 – 我还要说一句,我并不是个聪明人 – 当我想到动物物种的时候,事情开始变得真正有趣了。

人类作为历史长河中的一个物种演化之后的一种动物,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我们的诗歌,我们的浪漫主义。我们的诗歌就是我们的进化,我们的生活。然而我们必须始终铭记的是,就像每个像我10岁儿子那么大的孩子可以从书中读到的,生命出现于40亿年前,或者42亿年?好吧,45亿。知道了,知道了,我只是个设计师而已。(笑声)在那之前,生命是鱼,生命是青蛙,生命是猴子,现在生命是我们,一种超级猴子。重要的是,记得我们仅仅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这非常重要。

为什么?因为任何一个物种都认为他们是最终的。我们看世界的方式就是如此的。“我是人,最终的物种。要知道,整个世界演化了40亿年,但是现在人类出现了,于是演化停止了。”(笑声)然而我并不肯定。我们还有很多值得去做的事情……

事实上,我认为在上个世纪80年代,当世界一片和平的时候。人类已经经历了真正的文明。那个年代,像我这样的人是被接受的。我们可以称那个年代为“黄金年代”。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思考,我们有时间去谈论艺术以及生活本身的意义。但是,今天,我们开始倒退、开始跌落。我们快速的跌落,跌落到阴影中去,跌落到我们的自以为是中去。……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很惭愧自己是个设计师的原因。因为我知道,不论我多么出色,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不是对的时间。这也是为什么我说,没有一个好的理由,任何事情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而这个理由就是为了我们美好的梦想,为了我们的文明。我们所有人的努力都应该用于结束属于我们这个年代的故事。因为文明有许多不同的场景,关于爱,关于过程。然而除此之外,我们始终需要铭记,当下之外其它的场景。现在,我们的故事已经接近尾声。

我必须重申一下我的故事,以及这其中的美妙:再有50年,60年,我们将最终结束这场演化。之后,交给我们的子孙一个任务,去创造属于他们的新故事,新诗歌,新浪漫主义。在我们之前有千百万的人出生,工作,生活,死亡。这些人为我们做了如此之多,因此我们可以在他们积累的基础上创造出如此美妙的东西,美好的成就,还有我们所了解的那么多知识。于是,我们将对我们的孩子说,好了,完成了,这就是属于我们的故事。都过去了。现在你有你的任务,去创造一个新故事。唯一的规则是,我们不能告诉你下一个故事将是怎样的。我们交给他们崭新的一页,去创造。我们教给他们最好的工具,现在去努力吧。

就是为了这个原因,我仍努力的工作着,哪怕是为了一支厕所刷。(编译资料来源:TED.com)

 

斯塔克 我们的努力都应该用于结束属于我们年代的故事
菲利浦·斯塔克设计的榨汁机
斯塔克 我们的努力都应该用于结束属于我们年代的故事
菲利浦·斯塔克设计的椅子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