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业界新闻 | 当代艺术 | 艺展当代 | 80面孔展览 | 当代艺术家 | 抽象艺术 | 在线发稿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艺术联盟 >> 当代艺术 >> 当代艺术理论 >> 正文                                                                                                                     再线投稿系统不用注册直接免费在线发布作品展览等消息 今天是: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艺术
孙炜:保利夜场与刘新惠的幽默         
孙炜:保利夜场与刘新惠的幽默
作者:孙炜:保… 文章来源:雅昌博客 更新时间:2010-6-5 23:17:11
微博通分享

孙炜:保利夜场与刘新惠的幽默

 

人们之所以格外关注63日的保利拍卖夜场,当然是冲着黄庭坚的《砥柱铭》——当它刚在保利露面的时候,行家们的估价就是至少3个亿人民币。原因是在去年的秋拍,艺术品市场已经拉开了“亿元时代”的帷幕。果然,3.9亿元的槌价,并没有让大家惊讶得从靠椅上掉下来。如果再加上佣金的话,《砥柱铭》的成交价应该在4.2亿以上,这个价格大概是要稳坐今年中国艺术品春拍的头把交椅,应该不会有悬念。

 

相反,让人们心情紧张的是徐悲鸿的作品。

为什么?因为他的单幅国画作品的最高价格就是在这个夜晚诞生了——徐悲鸿的《春山驴背图》,槌价是6000万。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买家就是叶先生。

徐悲鸿的另一幅作品《十二生肖》,每开1平尺,也以6500万的槌价成交,拍出了一个很好的价格。

 

最具戏剧性效果的是张大千的《山水花卉册》,24开,从360万起拍,接近2000万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个电话委托和牌号为5069的藏家在捉对撕杀,结果是被手持5069牌号的藏家以3800万槌价竞得。

这是一场关于两个人的战争,却很能够说明拍卖的游戏规则:只要现场还有两只手在应价,拍卖师就必须让这场战斗持续下去,直到其中的一个低头退去:挑战者当然不会遍体鳞伤,因为他不必为此付出任何代价,而胜利者就必须承担这场争斗的所有费用,所以,我看见这位得胜老兄的表情并没有笑逐颜开——如果,其中的一位在拍卖到2000万价位的时候,再多犹豫一会的话,胜利者就可以少花1800万!

拍卖的残酷性于此,而它的公平性也于此。

 

保利拍卖夜场中又看见了刘新惠的身影——这个曾经被称为京城第一拍卖师的人,在沉寂多年之后,重新又出现在这样重要的夜场拍卖会上。他的京腔依旧,他的幽默也依旧。

举一例子:在拍卖徐悲鸿的《十二生肖》时,由2200万起拍,竞拍到了4600万,一直都是以100万为一个竞价台阶,而电话委托希望以50万一个台阶竞价时,刘新惠把身子往拍卖台一靠,用他那黑不溜秋的脸一斜,对着电话委托说:“你告诉他,领导不同意!”——按照拍卖规则,拍卖师有权规定现场竞价的拍卖台阶。或许现场气氛太紧张了,大家还不明白这个“领导”是谁?刘新惠就悄悄地让自己过了一把“领导瘾”。

事实上,拍卖师只是拍卖规则的执行者,为客户提供的是服务,根本不是什么领导者!而且,在艺术品市场里,似乎也从来没有人认为他是个领导者。所以,这只能界定为是刘新惠式样的幽默!

 

刘新惠先生曾经是被北京媒体曝光最多的拍卖师,风光无限。而今晚拍卖到本季最重要的拍品黄庭坚的《砥柱铭》时,他却出人意料地突然宣布自己退场,把这个最引人注目的时刻让给了比他更年轻的拍卖师。

在他转身退场的那一刻,我蓦地想起他多年前在记者镜头里挥舞着白手套——是那样的意气风发,而现在,已是如此的老成。真的感叹啊,岁月磨练人的力量是如此之大!

艺术录入:匿名投稿    责任编辑:匿名投稿 
  • 上一篇艺术:

  • 下一篇艺术: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视觉设计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