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业界新闻 | 当代艺术 | 艺展当代 | 80面孔展览 | 当代艺术家 | 抽象艺术 | 在线发稿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艺术联盟 >> 当代艺术 >> 当代艺术理论 >> 正文                                                                                                                     再线投稿系统不用注册直接免费在线发布作品展览等消息 今天是: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艺术
[组图]水天中:陌生文化环境中的中国当代艺术         ★★★
水天中:陌生文化环境中的中国当代艺术
水天中:陌生文化环境中的中国当代艺术
作者:水天中 文章来源:中国艺术报 更新时间:2010-8-23 23:47:21
微博通分享

陌生文化环境中的中国当代艺术

 水天中

中国艺术报:http://www.cflac.org.cn/ysb/2010-08/06/content_20545331.htm

浙江在线: http://art.zjol.com.cn/05art/system/2010/07/12/016755428.shtml

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shuhua/2010-07/16/c_12339112.htm

 

   在遥远的智利举办中国当代艺术展,是一个颇具挑战性的设想。当中国文联的有关领导提出这一项目设想时,我首先想到的是智利的地理位置。在我印象中,地图上疆域狭长的智利,与中国隔太平洋相望。实际上智利距离中国要比大多数国家更为遥远,从北京到圣地亚哥,需绕道欧洲,空中飞行20多小时,加上地面中转,要30小时以上。这使圣地亚哥成为距北京“最遥远”的一个首都。

   在今天的条件下,路程遥远已经不是多大的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何适应陌生的文化环境。近年我们出国展览的地方,大都是与中国交流频繁的国度,在文化艺术上可以说是“知己知彼”。智利则不同,虽然在上世纪50年代有聂鲁达、万徒勒里等人在华活动的记录,但中智双方对彼此艺术现状的了解有限。艺术作品的展示和观看作为一种对话,它需要一定的前提和基础。因此我和徐虹倾向于有“来龙去脉”和演变结构的展览。我们的设想与两国主办方的意图不谋而合——中国文联和智利国家美术馆的负责人也希望有一个展示从传统向现代发展的中国当代艺术展。

  智利国家美术馆是圣地亚哥市中心有名的建筑,设计者是鼎鼎大名的Alexandre-Gustave Eiffel(埃菲尔),巴黎铁塔的设计者。他们为中国当代艺术展在这座古典建筑中提供两个中等大小的展厅和一个较小的圆厅,按国内习惯衡量,展厅面积有限。客观条件的限制,使我们舍弃了所有需要大空间的作品,例如徐冰的新作《凤凰》本已列入拟议中的作品目录,在得到展厅面积数据时,这些作品不得不作出调整。

  227日,智利发生8.8级大地震,与我们合作的智利方面策展人在海啸中遇难失踪,我们估计原定于6月份举行的展览可能无限期推迟。但很快传来消息,国家美术馆建筑主体安然无恙,中国当代艺术展可以如期举行,而且增加了展出面积,指定了新的策展人。但接连发生的海啸和余震,使我们只能选择空运。这使我们不得不再一次调整展品的尺寸,罗中立、徐冰、徐唯辛、展望等艺术家,不厌其烦地配合调换作品,使展品得以顺利成行。但一些尺寸较大的作品临时调换,多少影响了展出效果。

    作为“今日中国艺术周”的活动项目之一,“穿越地平线·中国当代艺术展”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国家美术馆展出三个月。为了让不熟悉中国艺术的智利观众感知当代中国艺术的多样性发展,我们选取了不同艺术源流的作品。传统的延异是艺术生存的必然趋势,在姜宝林、卓鹤君、董小明、唐勇力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中国画家在继承传统和更新观念两方面所作的努力,使传统绘画与当代审美趣味相连接。曹吉冈、岂梦光的蛋彩画和油画,使古典诗境和古典传说显得深厚和活跃。张羽的“指印”和徐冰揉合中西的“书法”从事探寻传统艺术的形式边界,解构古老文化符号系统。在这些艺术家的作品里,可以体会到东方传统文化宽阔的包容性。当代人的现实生存状态仍然是中国艺术家关注的重点。何家英、郭全忠分别是传统“工笔”和“写意”画法的代表画家,他们的作品显示了本土绘画传统的现实活力。罗中立以表现性笔法追述遥远山乡生活的记忆,徐唯辛对处境艰危的劳动者的关切,徐晓燕对环境问题的咏叹,表现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艺术家与普通民众的精神联系。

    绘画、雕塑仍然是中国艺术家和普通观众最为熟悉的艺术样式,由于展厅和空运的限制,只选了展望和邹亮较小的作品。他们的雕塑与林菁菁的综合作品,吸纳并融解了历史的诗意和当代文化的活力。与数字科技的普及同时出现的“新媒体艺术”,已经成为中国当代艺术新的生长点。李天元、陈秋林、邱黯雄、余极的作品不仅是对事实的记录,而且是对问题的探讨。正是在这一方面,中国的影视艺术从另一个角度发展了传统艺术对现实的关切态度。

    从作品风格结构看,这显然是个与国内大多数“当代艺术展”不同的一个展览,其不同主要在于艺术观念和艺术语言的多样与综合。我们希望对中国艺术的历史与现状都十分陌生的观众,通过展览感受中国当代艺术在观念、样式和源流上的多样性。展品开箱以后,徐唯辛的矿工肖像、何家英的工笔人物、余极的剪辑照片等作品,立即引起国家美术馆馆长和工作人员的兴趣。展览开幕以后,各方面的反应证明主办方的设想是符合实际的。当地报纸的评论认为,展览以“令人惊叹的清晰”展示了中国当代艺术对于传统与现代文化的认同与冲突。在第一次接触中国艺术的人看来,像何家英《米脂的婆姨》这样的作品,在他们眼前展示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鲜的绘画方式,余极的照片剪辑使他们联想到数以亿计的充满生命活力的中国人……

    与美国、日本、韩国、俄国……的情况不同,南美观众对中国艺术的历史和现状虽然不是一无所知,但确实是所知甚少。对我们来说,郭全忠的写意人物与徐冰的“书法”分属于截然不同的艺术系统,但在智利观众看来,两者的新奇和不可思议没有什么差别(他们以为徐冰的“英文书法”就是中国日常的文字,当听到中国人也无法辨识徐冰作品中的“文字”时,他们大惑不解)。文化背景对艺术作品接受的影响难以排除,观众欣赏曹吉冈的抽象性风景和女画家自画像显得顺理成章,而理解姜宝林、卓鹤君的水墨山水画就需要耐心的解说;同是影像作品,陈秋林的纪实录影和真人表演,就比邱黯雄的水墨动画更容易打动当地观众。值得注意的是林菁菁和张羽对自己作品的现场解说,引起艺术界和媒体的极大兴趣。千百年养成的欣赏习惯不可能一朝改变,但基础性的解释,对于陌生艺术欣赏的“启蒙”十分必要。

    展览开幕后一日,我作了题为《从传统到现代——中国绘画百年概览》的讲座。我曾担心,对中国绘画的历史与现状完全陌生的听众,是否会将我的介绍视作“海客谈瀛洲”而姑妄听之。幸好讲座配有图片投影,担任翻译的女士(她在国内曾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西班牙语播音员)语言流畅,解说周全,对我的讲话加入不少比喻和注解,这使主讲人与在场听众的交流有了实际成效。讲座的进行方式再一次证明,重视不同对象和不同条件,作出灵活、具体的设计调整,应该成为中国艺术“走出去”的基础条件。

 

 

2010年8月6日中国艺术报刊载了该展的部分照片,作者为水天中。

 

让中国艺术打动智利观众——“穿越地平线·中国当代艺术展举办琐记

徐虹(中国美术馆研究员、本次展览策划人)

    受中国文联领导委托,我和水天中策划一个不大不小的展览,去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展出。智利国家美术馆为中国展览提供两个展厅加一个小的圆厅,面积不太大,但位置和布局很不错。在这样一个古典建筑内展出当代艺术作品,必然要考虑到文化气氛和审美环境的特殊要求,这对我来讲是个挑战。

    在国外举办中国艺术展,与在国内不同,中国特色是非考虑不可的,否则展览没有必要;但展览讲求新鲜吸引人,要让观众欣赏或得到心智启发和深入一步的思考,否则展览等于白做。

    我们大致将参展艺术品分为3类:体现传统审美理想的作品、现代艺术的反思和形式拓展的作品、表现当代艺术观念和综合性的作品。从对文化传统的思考到对现实中人们生存处境的关切,有中国人形象的写实和诗意文化的表现性绘画,也有反讽和寓意的影像、装置、摄影和雕塑,还有强调显示文化心理积淀的成分,尤其注意中国当代艺术中表现个人精神状态和心理的内容。

    展览开幕后,得到当地各方面的正面评价,媒体、观众、智利国家美术馆工作人员和志愿者都认为,这是一个丰富和有趣的展览,看到了中国艺术和智利艺术之间的巨大差异,看到了中国文化真实和丰富的一面,同时也看到了艺术和人性是相通的,在全球化和本土化、传统和现代之间,两国人民确有相通之处。正像展览标题所示:穿越,不仅是地理位置的穿越,从西太平洋到东太平洋,从北京到圣地亚哥——地球上相隔最远的首都;也不仅是季节的穿越:北京是盛夏而智利是冬天,虽然智利的冬天不像北京那样寒冷;更是文化和心理上的穿越。当然,穿越是双向的,也有很多中间的模糊地带,进进出出,前前后后,忽而这边,忽而那边,不静止,不凝固,充满活力和吸收精神,这才是穿越所具备的过程特性吧,这个展览的主题就是要表明中国当前的变化特性……

    尽管我自己也是画家,在美术馆又从事美术史和理论工作,一般来讲有较多的对具体对象的研究和兴趣,但我还是不能摆脱对形象的偏爱,而且时常被不同时代艺术家在塑造形象时所注入的感情和精神所感动。我常想,中国人在表现山水时所有的种种感觉和意念,成就了中国山水画特殊的审美意境。但中国艺术家在人物表现方面,很难有山水画那样丰富、深厚的意味。在近百年绘画历史的长河中,能打动人的人物形象简直凤毛麟角。于是,我们设想展览中应该有中国人的形象,这些作品应该具备中国人的审美理想及中国文化丰富和具有心理学的意味,而不是简单的社会分类意义上的概念符号。为此,我们挑选了何家英的《米脂的婆姨》和徐唯辛的《矿工》(系列肖像之一),作为人物画类型的两极,一个是近乎理想的人物形象,一个是现实生存状态的人物形象。但这两位画家在艺术观念上有共同性,即在他们心目中,都有对自己民族形象解释的心理准备,而且都长期从事人物画,尤其是关于人物心理上的描写都有独自的特点。他们的作品具有很难说清楚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但同时是可以和观众交流的,通过画中人的姿态和表情,使一个不完全了解中国国情的观众,也能判断艺术家给予人物什么样的感情的结论。从智利观众对这两件作品的关注程度,以及他们不断表达出来的喜爱和感动之情,我认为在关于中国人的形象的介绍方面,我们实现了原先计划的目的。

    当然,观众和智利国家美术馆的工作人员还有我们结交的一些新朋友、女艺术家兴奋地告诉我,他们喜欢这个新颖的展览,觉得和想象中的中国艺术有很大距离。就像吹来的清风,带给他们关于中国当代社会、文化和艺术的真正的信息,也给他们带来思考和启发,比如对全球化和地域文化的关系、传统和现代化的矛盾等问题的描述和解答。

 

艺术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艺术:

  • 下一篇艺术: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视觉设计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