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业界新闻 | 当代艺术 | 艺展当代 | 80面孔展览 | 当代艺术家 | 抽象艺术 | 在线发稿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当代艺术联盟 >> 当代艺术 >> 当代艺术理论 >> 正文                                                                                                                     再线投稿系统不用注册直接免费在线发布作品展览等消息 今天是: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艺术
[组图]设计,从直觉开始         ★★★
设计,从直觉开始
设计,从直觉开始
作者:田茗 文章来源:财时网 更新时间:2007-12-16 17:13:14
微博通分享
被称为“影响苹果公司设计”的深泽直人,正是以他独有的“平常至极”的设计理念为平常生活带来意外惊喜,而这不经意的惊喜同时也为设计领域注入了新的活力

  街道边扶手栏杆上的空牛奶盒,火车站盲道上的香烟屁股,自行车篮里出现的空饮料罐和糖果皮……这些情景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著名日本设计师深泽直人认为这种看上去偶发的行为是人们对扶手、盲道和自行车篮的潜意识直觉反应,好像它们就是为这个功能设计的。

  作为日本最具有影响力的设计师之一,深泽直人设计了大量各个领域的产品。他像将垃圾扔进自行车篮一样直觉地使用他的设计。“你不需要用一个说明书去告诉人们怎么使用这些产品,它必须是很直觉地,让人们自然地去使用。”

  这个被称为“影响苹果公司设计”的人,正以他独有的“平常至极”(Super Normal)的设计理念为平常生活带来意外惊喜,而这不经意的惊喜同时也为设计领域注入了新的活力。

  平凡中的不平凡

  一把椅子去参加一个设计展,但结果却在展台上看不到它的影子,一点也吸引不了人们的眼球,因为这把椅子都被屁股挡住了。当在去年的米兰家具展上看到自己的设计境遇时,深泽直人感到有一点震惊和失望。但不久后,设计师贾斯佩·莫里斯(Jasper Morrison)却致电祝贺,称深泽的设计为“super normal”(平常至极)。

  那什么是“super normal”,怎样的东西才称得上“super normal”呢?

  “Super normal是一种符合生活本质标准的东西,这种品质不受限于外在形式,而是关系到人们在使用过程中对它们的感知。”深泽直人和莫里斯用这个概念来表达他们对设计现状的不满。

  “当前的设计普遍偏离了它的本源,淡忘了设计师的基本职责。现在的设计师关心的是如何吸引人们的眼球,而不是传统的易用好用的原则。”深泽说,现在的设计大多是为了设计而设计,为了更新换代而更新换代,总是思考设计的个性独特,而不是平常。商家总是不停地给一个本质相同的产品更换不同的外衣而不断上市。

  “设计师怕人们用‘平常’这个词来形容他们的设计,认为平常等同于无味。而实际上,平常并不意味着无味。我们经常用实用、美观、易用、环保、创新技术这些标准来衡量设计,但是super normal的性质比起这些标准来更难于捉摸。”深泽说。

  “当你看到‘super normal’类别里的一个产品,你会说‘这真的很普通’。而事实上这些都是融入我们生活的设计,我们看不到任何设计元素的产品。还有一些新设计,它们触及了一些本质,每个人都会认为他们很平常普通。当人们期待着的设计元素被剔除之后,‘太普通了’,‘怎么会这样平常’这些评价表达出了与原本普通产品良好协调的东西,而那些一直让人们感到普通平常的东西也许比期待的新东西更好。”

  Hari的东方哲学

  毕业于多摩艺术大学产品设计系与3D设计专业的深泽直人,毕业后在日本爱普生精工株式会社担任设计师8年,后加入美国著名设计公司IDEO.深泽直人去IDEO面试时还带了一个翻译,虽然他知道如果可以的话他需要通过英语和他们一起工作,但带翻译的原因是他非常想把自己介绍给对方。IDEO CEO提母·布朗(Tim Brown)回忆说:“很明显这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家伙,而且他创造物体的手艺让人印象深刻。”

  每个星期五,IDEO的设计师大都会在一起喝几杯,相互调侃。就在这时候,大家忽然想到一个点子,就是可以每个星期请一个人来作报告,让聚会变得更有意思思。深泽直人于是建议每个团队的成员都来讲讲自己的哲学以及他们的文化怎样影响了其他人,所有人都答应了,但条件是深泽必须先讲。

  深泽直人于是向大家呈现了“hari”这个东方哲学。

  在日本,如果一个年轻人的皮肤很光滑,就可以说是hari的皮肤,用来描述一个精力充沛的人也可以称作hari的人。在一次采访中,深泽直人用图来解释什么是hari,画了一个人,然后画了箭头代表外力,“如果我要成为一个优秀设计师,我就要去改变我身边的力量,我把这种力量推回去,就达到了一种平衡,如果这种力量比我们的内力还要强,那么它们是不是侵入到我们里面?如果我的愿望或目标很强大,那么就把这些箭头给推出去了,这很容易理解。hari的意思就是在两种力量之间有一条平衡线。在产品设计中,hari则表示找到了一个最佳的形状来表达这个物体,甚至是物体表达了它自己。由它的外在环境来决定这一个形状,比如人、时间、使用方式等。”

  在IDEO的工作让深泽再度审视日本设计。在日本,物体和环境之间的关系被认为是更重要的,他停止创造有意思的外形而更多专注于物体之间的关系。

  1996年,深泽回到日本成立IDEO东京分公司,通过举办“Without Thought”(不假思索)设计工作室来鼓励设计师创造更直觉的产品。

  他在东京建立了“深泽直人设计公司”,加入了日本“MUJI”公司的顾问委员会,并与“takara takara”有限公司和钻石出版有限公司合作,在家用电器和日用杂物设计领域里,创立了一个新产品品牌“±0”。

  理想屋中的设计方向

  深泽直人对未来生活空间的设想,是基于对我们日常生活中一些非常熟悉但已失去它们表面及物质形态作用的事物的分析。

  “通常,在我们的生活中周遭的事物、家中的物品皆与墙壁相结合。就像衣服是直接穿戴在身上,我们把电话和音乐设备随身携带着,家用设备如灯具、加热器、空调和电视机现在通常都是同墙壁相结合在一起。因此,墙壁正在逐渐超越其原有的空间结构与的功能。”深泽直人认为,我们周围的空间正变得更加宽阔。

  深泽直人2007科隆展的理想屋中的每一件物品都摆放在非常恰当的位置:墙面都是笔直的,开放的空间布局与那些拥有一流外观的独立家具相吻合。极其高大厚重的墙壁为主的结构框架表面留白,使它像投影屏风那样,可以被一些潜在的人群所利用。

  在参观者看来,这种结构布局有着非常奇异与不平凡的效果:每一件物品的摆放似乎都存在着某种意图,可以解释成为对未来居住空间的设想,要比人们通常的生活空间还要开阔的空间。

  深泽直人就他设计的理念作出了解释:“如果从我对产品的设计想法来说,我认为设计可以沿着以下两个方向发展:一个是靠近建筑物或墙壁的方向性;一个是靠近人身体的方向性,这是不能被混杂的无可争议的事实。具体来说就是,电视机从以前的显像管- 液晶电视- 等离子的发展可看出越来越靠近墙壁,而收录机也从最早的卡带式录音机发展到靠近人身体的mp3.因此靠近物和靠近人这两个方向可以成为我的设计想法。”

  深泽直人认为,虽然世间万物的发展非常地迅速,但房屋的改变却是在以缓慢的速度进行着。

  与其说他的科隆理想屋是对未来生活形态的一种感觉上的理想表现,还不如说这个理想屋是为了改变而有意地去唤醒人们对空间环境的感觉。

艺术录入:文静    责任编辑:文静 
  • 上一篇艺术:

  • 下一篇艺术: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零点·视觉设计

    点击